莱顿大学发展历史

莱顿大学学术大楼

莱顿大学学术大楼 公元1516年建成

在1575年,威廉王子管理著欧洲少数没有大学的地区之一。此时文艺复兴已开始凸显学术研究的重要性;为了奖励莱顿市民在1574年抵抗西班牙军队的英勇表现,威廉王子遂在此设立大学。

传说威廉王子当时给莱顿市民两个选择,一者是免税,一者是大学;市民认为免税令可被撤销,大学却能延续百年,是故选择了后者。

莱顿大学内设有荷兰最早的植物园——莱顿植物园

莱顿大学仍执许多研究领域之牛耳,包括自然科学、医学、社会与行为科学、法学、艺术及文学等等,并与四十余个国立研究机构合作。荷兰的最高学术荣誉──斯宾诺莎奖的28位得主中,有7位在莱顿执教。Academiegebouw里悬挂著创校以来的著名教授画像。

获得独立后的荷兰随着经济和政治迅速崛起,也为大学教育的发展创造了必备的条件,但是当时的莱顿大学要想跻身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列,就必须不惜重金,招聘到第一流的学者来校任教。

在创办初期,莱顿大学就从欧洲各国招聘到各个学科的著名学者,并且为他们提供最优厚的待遇。正是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大师们来校任教,才为刚刚创办的莱顿大学搭建起了包括语言学、医学、天文学、自然科学在内的一系列学科框架。

许多外国人慕名来到这里求学。学校统一使用拉丁文授课,所以来自德国、法国、苏格兰、奥地利等国大学生都可以在这里听课。

莱顿大学是荷兰天文学和考古学研究的发源地。1927年,沃尔特教授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表明太阳系的所有星球都围绕银河系的中心旋转。

1、莱顿城与大学的融合

莱顿约有10余万人口,莱顿大学的许多建筑也是莱顿非常重要和具有现代特色的建筑。莱顿城与莱顿大学已融合在一起,变成了名副其实的大学城。

莱顿大学的130多座建筑设施,分布在莱顿市的各个角落。大学建筑的主要部分在这座历史名城的中心或中心附近,大学办公楼和信息中心大楼位于莱顿中心火车站东侧,大学图书馆“杜伦”建筑群(文科)位于市中心南侧风景秀丽的护城河畔,豪莱斯实验室(化学和医学)、惠更斯实验室(生物物理、天文和天文物理)、计算中心研究所、数学研究所、医学院及附属医院,各种生物化学实验室,分布在西城区,以荷兰著名物理学家、现代超导研究奠基人命名的海克·卡末林·昂纳斯实验室坐落在市中心。 这些建筑设施为莱顿市容增添光彩,使莱顿赢得“大学城”的美名。因为莱顿大学与莱顿市融为一体,大批在这座历史名城中居住和学习的学生深深地影响了莱顿的生活。

在莱顿还有众多的博物馆,如国家古代风俗博物馆和人类文化学博物馆等。莱顿大学植物园是欧洲最古老的植物园之一。

2、莱顿大学植物园

还有一件事情可以证明当年莱顿人办大学的雄心,那就是这座于1592年由植物学家科鲁西斯亲自为学校

建立起来的荷兰王国第一座植物园。当时人们通过研究生物界的多样化来建立生物科学体系。园中收集的植物在当时就达到1700多种,后来又发展到3000多种,在16世纪末,还只有意大利和德国的五所院校拥有这样的用于教学的植物园。

今天人们到这里来主要是观赏和休闲,园中几千种依然茂盛的植物不仅为人们展示着自然之美,也展示着几个世纪以前的学术景象。

3、人类第一次尸体解剖课

 

实验生理学传统开始于17世纪,它把生物体看成一台机器,通过了解其生理结构来解释其生命功能。尸体解剖就是一个重要突破。

1589年,保夫在莱顿大学进行了第一次公开解剖,同时进行讲解。这在当时不仅是科学研究上的伟大尝试,同时在观念上无疑是对神权的挑战。

三年后,根据保夫的设计,学校为解剖学专门建成了一个类似罗马竞技场的圆形阶梯教室,这种设计的目的是为了让在场的每个学生都能清楚地观看人体解剖的全过程。当时欧洲其它的老牌大学还没有这样的设施。

最初上解剖课时,学生们自己不能动手。由于条件的限制,这一学术活动也仅限于冬天进行。人们把解剖尸体视为一次重大事件,每进行一次解剖,学校所有课程都要停止。

莱顿大学的医学研究更多地向自然科学靠拢是从布尔哈芬开始的,他本人既是一个医学家,也从事数学、力学和静力学研究。各国学生都涌向莱顿,拜他为师。布尔哈芬编写的医学教材和化学课本都被欧洲各国大学所采用,他因而享有“欧洲教育大师”的美誉。

4、第一台心电图仪的诞生

“心电图之父”

“心电图之父”威廉·恩特霍芬

今天的莱顿大学医学中心从建筑风格上已经看不出17、18世纪临床大讲堂的痕迹,它既是世界一流的医学研究中心,也是荷兰最大的医疗机构,这里的研究人员一般都身兼两职,一边从事研究,一边服务病人。他们在免疫学、器官移植、基因和传染病研究领域一直处于国际领先的水平。

一百年多前,莱顿大学的医学教授恩特霍芬花了整整30年时间,终于完成了心电图原理的研究,并研制出人类第一台心电图仪,这一发明使心脏疾病的诊断有了精确的依据。直到今天,心电图仍然是诊断心脏病最常见和最可靠的手段。恩特霍芬因为他对人类健康所做出的伟大贡献而获得1924年诺贝尔医学奖。

5、现代物理学奠基之地

19世纪末20世纪初,近代科学的发展开始出现转折,传统的机械论受到置疑,人们的世界观和科学观注定要面临再次的震荡。在经历了一个世纪的沉寂之后,莱顿大学也迎来了自己第二个黄金时代,先后有四名教授获得诺贝尔奖,其中包括在1902年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洛伦兹。

洛伦兹在物理学上的突出贡献是创立经典电子论,人们将运动电荷在磁场中所受的力称作洛伦兹力,把磁共振光谱线称作洛伦兹谱线,在狭义相对论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公式也叫洛伦兹变换,这些理论都为现代物理学研究奠定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爱因斯坦曾经在一篇文章中谈到他听洛伦兹讲座的感受:这些演讲是洛伦兹在退休后为青年研究者定期做的一件事。从这位卓越人物口中讲述出来的科学理论,竟象是优等的艺术作品一样明晰和美丽,而且表现得那么流畅和平易。那是我从别的任何人那里都从未感受过的。

1878年,25岁的洛伦兹被荷兰皇家学会破格任命为理论物理学教授。之后,洛伦兹在莱大执教45年之久。

另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卡麦林·昂纳斯在低温和超导方面的贡献也同样是革命性的。

昂纳斯为莱顿大学建立了世界上第一座低温物理实验室,他去世后,这座实验室以他的名字命名,至今仍然是世界低温物理研究中心。“从实验中获得知识”,这是昂纳斯生前的名言,今天它仍然高悬在实验室的大门上。在这里,昂纳斯生前的事业从未停止过。

每隔两周的星期三,莱顿大学物理系都会举办学术报告会,这样的传统已经坚持了一百多年时间,从未间断。

一个多世纪以来,几乎所有著名物理学家都会到莱顿大学演讲。在莱顿大学有一面签名墙,在这上面,我们可以看到几乎所有著名物理学家的签名,其中就包括华人们耳熟能详的杨振宁。

在这里,著名学者演讲完后,不是冷冰冰地离开讲堂,而是和老师同学一起聊天、进餐,畅谈梦想。对于一代代莱顿大学的师生们来说,可以亲眼目睹这些科学巨匠的风采,亲耳聆听他们的教诲,是不可多得到宝贵财富。

6、全欧洲的汉学研究中心

莱顿大学发展东方语言研究的原因很多。首先是对外贸易和政治的实际需要。荷兰同越来越多的东方国家

建立了贸易往来关系, 19世纪下半叶,苏伊士运河的通航,促进了荷兰同远东各国的交往,同时也促进了莱顿大学的传统学科东方学的繁荣。从1851年开始,大学就设立了中文和日文专业。

这里珍藏的中文典藉对于西方学者来说,是一个宝藏,正是借助这些原文书籍,莱顿大学的汉学研究始终保持着原汁原味。

莱顿大学汉学院的图书馆是荷兰唯一的一所中文图书馆,集中收藏了各地的中文图书,因而也使其藏书量居欧洲各国中文图书馆中的第一位。这个中文图书馆使莱顿大学成为欧洲名副其实的汉学中心。欧洲各国学者都慕名前来查阅典籍。莱顿大学汉学院同时也是整个欧洲的汉学研究中心。

7、战争中意外的礼物

莱顿市的形象首先是在战争中造就的。16世纪初,荷兰正处在西班牙王国的统治下,为了争取独立,荷兰人展开了反抗西班牙人的“八十年战争”。1574年,莱顿城受到西班牙军的围困,居民拒不投降,一直坚持到10月3日,荷兰抵抗部队才赶来援助,给饥饿的市民运来了面包和鲱鱼。10月3日因此成为莱顿市的解放日,每年的这一天,全市都要举行庆祝活动,由市政府给每位市民赠送一份面包和鲱鱼,这种仪式一直延续到今天。

1574年12月,当时独立战争的领袖威廉·冯·欧朗叶亲王向政府提出创办一所大学的建议,为了表彰莱顿市民在捍卫民族独立的斗争中所表现出的英勇顽强的精神,政府将这一殊荣首先给了莱顿市。1575年2月8日荷兰王国有史以来第一所高等学府终于在这座小城诞生,尽管当时战争还在其他地区继续,但是这一天对于莱顿市的市民来说却是一个值得庆祝的日子。

莱顿大学诞生的年代也是科学革命的年代,哥白尼提出日心说,伽利略开创科学实验传统,新大陆相继被发现,这些伟大成就都使人们的思维从封闭的世界,走向无限的宇宙。

8、优厚的待遇吸引知名学者

获得独立后的荷兰随着经济和政治迅速崛起,也为大学教育的发展创造了必备的条件,但是当时的莱顿大学要想跻身世界一流大学的行列,就必须不惜重金,招聘到第一流的学者来校任教。

莱顿大学教授

莱顿大学教授

在创办初期,莱顿大学就从欧洲各国招聘到各个学科的著名学者,并且为他们提供最优厚的待遇。正是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大师们来校任教,才为刚刚创办的莱顿大学搭建起了包括语言学、医学、天文学、自然科学在内的一系列学科框架。

许多外国人慕名来到这里求学。学校统一使用拉丁文授课,所以来自德国、法国、苏格兰、奥地利等国大学生都可以毫无困难地在这里听课。

1578年,欧洲一位重要的人文主义者利普西斯(JustusLipsius),辞掉了比利时鲁汶大学的职务,到莱顿大学任教。利普西斯的到来,使莱顿大学日益闻名于欧洲知识界。一年以后,法国的法学家多耐吕斯(HugoDonellius)从德国的海德堡来到莱顿大学。1582年,《草药书》的作者多多纳斯(R.Dodonaeus)离开维也纳宫庭前来莱顿大学医学院授课,为莱顿大学医学院带来了声誉,扩大了影响。莱顿大学的学监们十分重视知名学者的作用,尽管如此,由于宗教的影响,1591年利普西斯重返天主教会,回鲁汶大学执教。为再聘请一位象利普西斯一样威望很高的人文主义者和语言大师,学监们尽心竭力,甚至连当时的荷兰总督毛利茨亲王也亲自过问此事。他们选中了著名的语言学家、法国的史卡里格,以优厚的待遇邀请他到莱顿大学任教,为保证史卡里格的安全抵达,荷兰特派舰队前往意大利迎接。

在历史上,莱顿大学的科研也取得了出色的成绩。莱顿大学是荷兰天文学和考古学研究的发源地。1927年,沃尔特教授提供了充分的证据,表明太阳系的所有星球都围绕银河系的中心旋转。

莱顿大学的低温实验室创造了只比绝对零度高千分之一度的低温,因而可以称之为“世界上最冷的地方”。该实验室还第一次实现了氦的液化,及发现了金属中的超导现象。

据不完全统计,有至少十六位位诺贝尔奖得主曾在莱顿大学求学、科研、执教或者讲学。

1920年-1946年,阿尔伯特.爱因斯坦在莱顿大学执教长达26年之久。爱因斯坦论玻色子的统计分布(即后来的玻色-爱因斯坦凝聚)的手稿于2005年在莱顿大学图书馆里被发现。